佐佑-在努力画画

文手★画手★音乐剧★漫威★欧美
常驻插画同人服装设计圈

【盾冬】四个小段子

写了四个甜饼,最后一个吧唧生病梗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★

1.
  七十年前我没抓住你,现在我是不会放手的。

2.
  众所周知,美国队长总是喜欢在跑步时超过他的朋友,然后留下一句“on your left”。
  现在当冬日战士因过去的记忆而做了噩梦时,美国队长总会把身旁的人抱得更紧一些。
  然后“on your left”就成了冬日战士的专属物。

3.
  冬日战士没回来之前,队长每天平均用坏的拉伸器5个,跑步机两个,单杠12个,双杠10对,沙袋4个。
  冬日战士回来后,每天平均报废器材若干,床若干。
  以上是神盾局的开支报告。

5.
  冬日战士生病了。
  准确来说,是感冒。
  冬天感冒了的冬日战士,像一只猫一样,蜷着身体缩在沙发角落,身上盖着美国队长给他的毯子。
  以前他还在海德拉的时候,生病是不被允许的,所以即使有一次他不小心让自己发烧了,也仍旧得继续接受训练和电击,更别谈什么有人关心了。
  可是现在面前的这个金发男人守在自己身边,看着自己的眉眼满是担忧和温柔。

  “Bucky,你感觉怎么样?”
 
  “我很好,”冬日战士想直起身,尽管头一直在疼,“如果你需要的话,我一点事都没。。。”
  “不许。”美国队长的手覆上冬日战士滚烫的额头,更加心疼,“我最不需要的就是你为了谁勉强自己,就算是我也不行。”
  冬日战士盯着面前的人看了2秒,点了点头,垂下眼睛。

  美国队长走到旁边的桌子旁倒了两片白色的感冒药,然后倒了一杯热水,重新走回冬日战士身边。
  水蓝色的眼睛看着冬日战士,微笑着。
  “现在你要吃药,然后好好休息,然后好起来,好吗?”美国队长轻轻地对面前一脸委屈看着自己的冬日战士说。

  药?
  哦,药。
  药这个名词在冬日战士的脑内是没有具体印象的,他才回到Steve身边不久,之前除了枪什么都不会用。
   但在冬日战士的记忆深处,有个小个子总是生病,自己照顾他的时候,也是把药递给他,然后他说太苦了,总是不肯吃。
  后来自己是用什么方法让他把药吃下去的来着?想不起来了。
  冬日战士只记得,药是苦的。

  “我不希望吃这个,”冬日战士对上美国队长的眼睛,“这是苦的。这不好。”
  因感冒而通红的鼻子,还有浓浓的鼻音,委屈得让美国队长想直接把药丟掉了。
  但还好他没有。
  “可是,”队长咽了一口空气,尽量没有动摇地对冬日战士说,“Bucky,你不吃就不会好。”
  还是仍旧看着美国队长。眼角好像还更红了。
怎么办。美国队长觉得手足无措。

  他看着冬日战士微张的唇看了一会,突然想起了什么。
  “一个吻吗?”他问。
 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人会突然想要一个吻,但对于恋人的要求从来不会拒绝。
  冬日战士回答:“当然。”
  队长笑了笑,把药放进了自己的嘴里,然后轻车熟路地吻了下去。

  药就这样被美国队长用舌头递到了冬日战士嘴里。
  冬日战士把药囫囵吞下,专心享用这个吻。
  他想起来了。
  哦,这个方法。
  甜甜的。

评论(8)
热度(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