佐佑-在努力画画

文手★画手★音乐剧★漫威★欧美
常驻插画同人服装设计圈

【佩花】pie hole 7

失踪文章回归Σ
原谅短小。。。qwq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7.
  当李佩斯有些慌乱地拉开台灯,尽量小心地扶着奥兰多躺下不至于他直接倒在床上,最后终于坐在床边的时候,他才认真看了看此时的奥兰多。
  灯光的黄晕染上奥兰多微红的唇,被打湿的睫毛轻颤,让人无从得知他的主人此刻究竟是清醒还是已经熟睡。
  但不可否认的是,此时的奥兰多·布鲁姆先生美极了。或是说,可爱极了。
  至少坐在床边愣愣的看着他的李佩斯是这么觉得的。
  想咬下去。
  想吻下去。
  想让他不伤心,想每天都可以看见他的笑容。
  想拥有他。

  无论如何,李佩斯被自己最后一个想法吓到了。
  我们是朋友,也许是很好的朋友。
  但也就只能这样了。李佩斯对自己说,尽力让奇怪的想法消失。
  但这实在太难了,此时此刻李佩斯就无法控制自己不去看奥兰多的脸。
  恍惚间李佩斯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才惊觉已经接近凌晨了。
  再怎么样,也得回家了。明天,明天像往常一样开店像往常一样继续做他的单身派店老板,,像往常一样看见奥兰多的笑脸,为他准备红茶。
  不过李佩斯貌似忘记了,奥兰多还死死拽着他的手呢。
  “呃————Orlando?你醒着的吗?”
  没有动静。
  过了许久,李佩斯才继续用试探的语气轻声问奥兰多:“这样的话,我可回不了家了哦?”
  “在我身边。”奥兰多说出的每个单词都像带有酒精的气味,闷闷的回答道。
  李佩斯这才发现这张床是一张kingsize的双人床。
  李佩斯突然有些混乱,他感觉自己的大脑开始无法正常运作了。
  他没办法注意到自己是怎么有勇气脱了外套动作僵硬地躺在床上,尽量靠近床边,只拉了被子一角就傻傻地睡着了的。
  他一直没办法理解当时他为什么有勇气没有轻轻挣脱奥兰多的手,落荒而逃的。
 
  只听得见墙上印了英伦米字的精致挂钟的嘀嗒声。或许还有奥兰多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的“good night”。

  李佩斯总没有晚起的习惯,,但即使如此,他也从来没有在阳光刚刚明亮一点的时候就起床过。
  因为今天总感觉脸上痒痒的。
  馅饼师傅猛地一睁眼,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奥兰多的睡颜。
  和自己的脸无限靠近的那种。以至于奥兰多长而浓密的睫毛一直扫过自己的脸颊。
 
  就在那一瞬间李佩斯听见奥兰多均匀的呼吸声,还有轻微的咕哝声的时候,他突然意识到此刻奥兰多正和自己在同一张床上,毫无防备的,面对自己正睡得香甜。
  那一瞬间李佩斯就快要直接从床上弹起来了。
  但他没有。
  他只是用最轻的动作把头向后挪了挪,脱离那诱惑撩人的触感,然后静静看着眼前的人。

评论(6)
热度(28)